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任继民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向往天堂的生命呈现—评任继民西藏题材人物画创作

2009-05-12 15:43:3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傅汝新
A-A+

  在我的艺术视野里,任继民是一个画家,一个我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画家。我对一个画家的存在的确认不是因为他画了多少画,而是他画没画出只属于他的风格与面貌。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从美术史的意义上来判断,事实上,我仅仅是从艺术的本质——创造这一体认的角度,进行我的认知,因为美术史毕竟是一个高度概括后的产物,挂一漏万是它的常规性方式。面对强大的中国画传统,一个画家如能在某一方面有所发现和创造,就已经是一个优秀画家了,就具有美术史意义了。

  我说任继民是一个画家的根据当然是他近年来的一批藏民中国人物画作品,这批作品初步形成了属于他的风格与面貌。当代画家中画西藏题材的画家不少,影响比较大的有董希文、陈丹青、史国良等,吴作人、许荣初,还有许多也都画过表现藏民的作品;但因时代精神、意识形态、文化背景及艺术观念等方面的差异,还有每个画家对西藏的感觉与理解的不同,于是形成各自风格与面貌。张晓凌认为:“董希文画藏民,是把他们当作一个新生的民族来加以理解的,因而,画面充满流畅的笔触和明亮的光感;史国良的藏民虽然虔诚信仰,同时也眷恋世俗的幸福,因而是喜悦的、活泼的、日常的。”陈丹青呢?他的被冠名为《西藏组画》七张作品已经被美术界公认为是“文革”后划时代的现实主义经典,与罗中立的《父亲》一起被赋予中国当代美术史中里程碑的意义。但陈丹青自己却坦言:“我画西藏时只想画得和米勒一样,追求我心目中的法国式的现实主义。我对西藏既不了解,也谈不上有深厚的感情,当年我把西藏的视觉经验当作法国绘画的替代,那是一种故意的误读。”细读这些画家表现西藏题材的作品,你会清晰地感受到浓重的时代印迹,也就是说,艺术家的创作无法摆脱意识形态与文化背景及艺术思潮的影响。董希文、吴作人的作品强调的是建国后藏民“翻身农奴得解放”的喜悦之情,是那个年代的主旋律;史国良的作品更多地表现了改革开放后藏民的日常生活,强调的是一种世俗的精神。陈丹青的作品则更加自然,那神秘、冷峻、苍桑无疑是对“文革”时代精神与艺术的巅覆,是1980年前后的他被西方艺术思潮严重浸染的真实境况的表现,对形式的追求显然超过了他对内容及思想的表达。另一位到西藏生活创作了三十余年画家韩书力认为,陈丹青的作品之所以会产生那么大影响,跟“文革”期间一直画革命人物,作品都是“红、光、亮”有关,突然出现了藏族人物、独特服饰、风光,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我认为,当然还有技术的层面的东西,对法国画家米勒的迷恋使得陈丹青的这批作品给八十年代初的中国美术界一种巨大的冲击。其实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而言,董希文、陈丹青等,也包括韩书力,他们永远都是一个“他者”,也就是说,他们所表现的藏族人物,只是他心中的“那一个”。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任继民多次去西藏,逐渐形成了他对藏民的独特感觉与认识:“可能因为他们生活在世界的最高处,与自然最贴近。恶劣多变的高原气候锻造了他们强悍的体魄与粗犷的性格。其生命的质朴、宗教的虔诚、性情的浪漫是任何其他民族都无法相比的。他们很少受现代‘文明’污染,其相对原始、部落式的生存方式,使他们的生命过程更本质、更自然。”当然,这是概括性很强的语言,它们只体现了任继民对事物的总体性的认知与把握,它们本身无法形成作品的风格与面貌。技术,或者说形式肯定很重要,但它们也只是作品风格与面貌的承载者。我认为,真正实现作品风格与面貌的是萦绕在画家脑海的那个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确确实实存在的灵魂,只有这个灵魂才能够点燃画家的思想与情感之火,引导着画家走向创造之途。任继民捕捉到这个灵魂——“那一步一拜,磕长首的藏民,为着心中的天堂,用身体丈量着通往天堂的距离,我似乎理解了‘朝圣’的涵义。我以为,在这单纯的丈量中,灵魂会被净化而提升。”于是,任继民在他的大量的藏民人物画中赋予人物一种淡定与宁静、单纯与阳光之美,而不是神秘、粗犷和强悍。也就是说,任继民将笔触伸进了人物的内心,更内在地表现他对藏民的感觉与认知。人物表面的淡定与宁静、单纯与阳光,内蕴着的却是精神与宗教的纯粹,也只有具备了这样的纯粹,才会有那样的淡定与宁静、单纯与阳光。这么讲,其实也不意味着任继民的作品就摆脱了意识形态与文化的复杂缠绕,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当下这个时代藏民的一种生存状态,一种精神向往——“朝圣”/ 心中的“天堂”。我觉得任继民的藏族人物作品在内在精神的表达上,与他的前辈画家完全不同,这样一来,他的作品就有了存在的理由,任继民作为一个画家在当代中国美术界也就有了立足的根本。

  那么形式的层面呢?

  任继民的藏族人物以女性为主,而且是年轻的女性,其艺术风格彰显着在淡雅透明中蕴含厚重,这可能与年轻女性人物的选择不无关系,人物本身便给出了这样的风格的潜质,同时,具体的形式与技法也为这种风格的实现提供了保证。我的具体感觉有这样几个方面:一是淡化模糊画面背景,多数时候是以云来烘托,这种大面积的留白同时也与西藏的天高云淡相吻和。二是人物表情的质朴、单纯、宁静、阳光,让我们感到对世俗诱惑的远离与拒绝,对信仰与灵魂的执着守望,这一点与史国良的西藏人物有着较大的区别。三是在笔墨上强调中国画的线的意义,用笔沉稳而随意,拙涩而滋润,这一点让任继民的西藏人物与传统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而且采用了山水画的皴法,在人物的服饰上大量地皴擦,这种皴擦基本上用的是淡墨,而且是反复皴擦,增强了人物服饰与内心的厚重感,这一点无论是在中国传统人物画,还是在现当代人物画上,都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值得予以特别强调。四是质朴、单纯、宁静、阳光与厚重、苍桑构成了一种矛盾与张力,岁月与高原的生存环境本身在藏民身上刻下了这样的痕迹,而任继民却要追求的却是一种明净的唯美的艺术风格。任继民自己说,周思聪的那批墨荷给了他极大的启发,同样是淡淡的水墨,但周思聪却让她的墨荷内蕴了对生命的怜悯、同情,以极对苦难的深切关怀,超凡脱俗的意境的背后让你感受着生命的呐喊。我认为,中国美术界也好,文学界也好,人文关怀严重匮乏与缺席,画家普遍缺乏悲剧意识,缺乏悲天悯人的情感,而像周思聪、忻东旺、任继民这样深切地关注底层人的生存、命运及内心情感的艺术家更是凤毛麟角。

  天堂当然是宗教意义上的终极追求,一代一代的藏民在“朝圣”的漫漫途中用生命和灵魂丈量着通往天堂的路程,他们深深地感染着画家任继民,让任继民的笔墨无休止地勾勒、皴擦与渲染着,那些虔诚的藏民的生命与灵魂便在一张张的宣纸上得以复现与延续,甚至于永恒。

  (傅汝新:辽宁省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艺术广角》杂志主编)

2006年12月21日烟雨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任继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