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任继民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任继民:少数派国画家

2013-08-07 12:27:5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公子羽
A-A+

  以国画的笔法,为遥远的藏地勾勒图景--作为承载着中华文化气脉的画家,任继民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要面对的是前无古人的摸索,也幸好有任继民这样国画家里的少数派,以昂然拔萃之姿树立人文精神的标准,坚守着砚下灯旁的孤独,为内心风骨做诗,为自我傲然做序。在敏感于内心矛盾的同时,在精神困境里顽抗,在面临生命本质的同时,为美的诉求而孤注一掷!暮霭混浊的媚俗时代里,遒劲,而不失国画正轨,不妥协的任继民以倔强、孤高的身影为中国当代的美术史落下一个重重的注脚!
  1、神游西域
  西域,是中国画题材疆域的横断山脉。纵使横无涯际的山峦至喜马拉雅山脉而登峰造极,但奇怪的是,几壶薄酒,几行诗篇,中国画的画案纵使容得下大到愁云万里席卷,小至笔墨三分忧郁,却始终触不到这藏民边地的一隅。是以,这题材没有宋徽宗的瘦金体加持,这题材没有吴道子当风的衣带……神秘,高远,是现代文学词汇对它的描述,而它显然不仅于此。中国画的墨池边,素素雅雅的任继民亦在为那藏地的风土做朴素的描摹。
  也许朱门酒肉的现代都市越来越多左右着现代人的情操,麻木不仁的连续剧里灌输着低俗化的审美趣味,世界从未如此五光十色,也从未如此诱惑危险。很多人也因此就这样路过人生,
  “什么是人间最好的风景”,这么多年来,任继民好像也习惯了一个人作画,一个人思考,一个人在雪山净土中兜兜转转寻找这个答案。
  画画的人要耐得住静,尤其是国画,一笔笔的门道就是一道道坎,这些对任继民来说都不是问题,他只是找一个合适的角度来和他心目中的圣地对话,工具是笔,传递的是墨,研磨出的是时间……如果这是一幅画,想必是沉默的,当年,赵朴初问他,为什么要给自己起居地叫“无语堂”,他也只是笑笑。当年,举办画展,一个日本人死活要买他的画,最终如愿以后,竟兴奋地一跃而起!然后恭恭敬敬地在留言薄上写;任先生,将来必享大名!他也未为所动。他就是那样沉默,如同言语不通的藏民,打马走过荒原,如同岁月静好,这一切浮华,好像只是轻轻掠过眼畔的云烟。
  无数夜晚,他站立在画作前,好像自己也与一幅幅精描细刻的藏民肖像融为一体。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上加难!很多人画画,目的是赚很多钱,但任继民不是,甚至很少人傻到他这个样子,卖了几张画,就心满意足地闭门修炼,哪管外面的世界喧嚣繁华,有的人在镜子前找自己,有的人在金钱中找自己,他只爱在画里找自己,声名鹊起好像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传统的竹林是文人雅士的最爱。荔枝、雄鸡、苍鹰--是为商贾富贵人家所喜。而对任继民的画钟情最多的,是金发碧眼的异域人士,不得不承认,或许西方人比我们更懂生活,所以离任继民更近。他们没有传统的成见,也没有思想的樊篱,因而更多的是从内心的热爱出发,他们欢喜这样的画,这样辽阔的场景竟然可以在纸上矗立,这样酣畅的笔墨如魔术一样勾勒出芬芳的生活!
  2、笔走乾坤
  有一段时间,他的作品被好多外国人买走了,甚至常驻北京的美国人都知道他这样一位画家,他依然会决绝地关上门,磨好墨,将笔舔饱,画着他心中的藏地王国。从国画的角度说,选择了西藏,更多可能是选择一种踏上精神之旅的路途。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任继民的画里总能看到那些圣洁的哈达,质朴的微笑,浓郁的酥油茶味,人们说意在笔先,几十年坚持,任继民的笔墨生动酣畅得像熟了的果子,只要摇动笔杆就会纷纷下落。在任继民的身上,能看出中国古代文人特有的品质,难怪有人说:“在我的艺术视野里,任继民是一个画家,一个我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画家。我对一个画家的存在的确认不是因为他画了多少画,而是他画没画出只属于他的风格与面貌……”
  傅抱石有言“美术是民族文化最大的表白。若是这句话没有错误,我们闭目想一想,再过几百年或几千年,有些什么东西,遗留给我们几百年几千年后的同胞?又有什么东西,表白现时代的民族文化?中华民族美术史上的这张白纸,我们要不要去写满它?这许多疑问,为中国美术,为中国文化,换句话,即是为民族,岂容轻轻放过!”国画的表现技法难,国画立善求真难,更难的是,要在有限的笔墨中画出人物的灵魂,好像你在倾听一个人在说自己的故事。任继民的笔,是画笔也是故事的笔,一根根线条像收的诗行,像放的散文。
  在寂静的虚空中,任继民的画不仅仅是灵魂的写照,在遥远的地方,他编织出柔软的可以抵御时间洪流的衣裳。怪不得有人说“任继民的藏民只能说是超越性的--在理想境界、信仰层面上理解生命本原的民族。”,任继民笔下的藏民本色、自然、平常,好像一个群体巨大的族谱,他们血脉相连,魂守目望,在繁复的社会里,他仿佛是在追思陶渊明笔下那群人“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并怡然自乐”看任继民的画,素色也都可以读出旖旎,或许就是这个缘由。浓淡徐疾,满纸怡然自乐的真性情,全无一点粉饰。这是有机缘的。不管是人物的结构,画面的构成,还是笔意,任继民有意和传统的中国画拉开距离,除了经史子集里线装书的学问,他更喜欢在凝练、痴碍、涩重中下功夫,靠这些思考催熟的画面语言,将永恒的视觉印象凝固到画面上。
  也只有这样的笔墨当得起藏民的一生,和人的一生相比,任何多余的色彩也都太柔弱了,而任何雕琢也不过是无力的附会,命运不管给了藏民什么,藏民只坚忍如大地般全盘接受。在任继民的看来,这或许才是人生的痛快!无需烈酒消除块垒,不用利剑斩却尘丝,这一块墨足可以消之!以墨写意,以墨写心,那些枯索的线条是他外化的激荡,是自制、自明、自知、自持,不求人解,唯其心意想通,寂寞的痛快!
  3、超凡卓然
  “什么是人间最好的风景?”,古人有的是山水,藏民就是任继民的山水!古人有的是骄花傲柳,藏民就是任继民的骄花傲柳!换而言之,人,就是任继民孜孜以求追叙的风景!任继民在墨色里把太多的东西剥离了,只把重要的东西呈现出来!他在看似单调的墨色里也随手掠过了生老病死的人生疾苦,纵使残山剩水能表达的残愁剩梦,也不若他这一笔下去,狠狠地购销无数人间的苦楚。而在这些影像背后,他其实只是还原,还原一个民族的群像,没有联欢会式的歌颂、赞美,有的只是一种报告文学般对生命最本初的,默默的还原。而他还原的又不仅仅是藏民,也还原了我们这兵荒马乱的时代,这临水照花的都市生活。可以说,在人生的盛宴里,任继民则选择了最真实的一种表达方式,他用一种笔墨打捆那众生的苍凉境况,用一种笔墨亲近那平平常常淡的柴米生活。他告诉人们,世间有这样一些头顶有星空,心中有信仰的人民,从来不会渴望别人的理解,在一步一叩拜的人生里,所有的声色犬马都是虚幻,一声经文的诵起,足以让世间所有悲欢滋味雨歇云收。
  任继民的画于他自己若是一种超度,那绝对是人间最美的一种超度。因为他不只是写照自己,他试图说明天下的一切不会因痛苦和压抑就与美隔绝,相反,任继民用酥油灯照亮了中国国画几千年的远远近近明明暗暗。
  茫茫的转经路,就算历经千悲万苦,都是慈悲--这就是读任建民的画的感觉。他还在一点点为自己的寂静写经,他相信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况味都涵盖在一笔一划之中,铺开宣纸,他为时代,为内心,立此存照。墨色飞扬的浪漫是一种力量,只要慢慢读,就能在人心里打一通口井。“雪尽身还瘦,云生势不孤”,这口井里涌出的是我们扪心自问的生活,而那井水里久久回荡的声音是:无论如何,不能路过人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任继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